欢迎来到华联国际出版社

投稿邮箱:hlpress3885@163.com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学社科 > 活动资讯 > 正文

第二百二十章 顽固态度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20/6/2 17:13:07 人气:0

  周尔的反应在陈天预料之外,尤其是这自信回答,更让他没想到。

  虽然他意外周尔的提前准备,但想到这件事绝不是儿戏,他想想就再次开口提醒。

  “我知道你现在很不信任我,觉得我跟李文远一样,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想告诉你,李文远这次是来真的,而不是在跟你开玩笑,希望你不要大意,否则一个不小心,你们周家就会万劫不复!”

  “万劫不复?”

  周尔意外陈天的提醒,尤其看到这认真,他更是下意识反驳“年轻人,你说的太夸张了吧,虽说我比不了那些成功商人的阅历,但几十年的大起大落我也是一路走过来的。”

  “现在先不说我的家业有多少,就但从你刚刚的消息来看,这件事不可能成功。”

  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种能力,而且我身边也一样有保镖。”

  “最后就算退一步说,我真的不幸出事了,我难道就没有子嗣了吗?如果你查过我的资料,你应该可以知道我们周家也算是枝叶繁茂,所以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  周尔的顽固在陈天预料之中,可他却不认为这是聪明或者自信。

  尤其是想到这件事还有他的大儿子周昊参与,他就更觉得有必要再次提醒提下了。

  “你的资料我的确都已经了解,但这件事除了李文远之外,还有一个人参与进来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周尔摆手,并开始不耐烦。

  “你们有多少人参与我都不怕,我现在已经没时间跟你谈论了,所以请你出去,不然我就要报警了。”

  面对驱赶,陈天不但没有动作,反而跟着把他儿子的名字说出来。

  “如果周昊也参与进来,并跟李文远联手了呢?”

  听到这话,周尔先是一愣,跟着他就坚定摇头,并否认。

  “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,周昊是我最得意的一个儿子,我从小就对他重点培养,现在他绝不可能联合外人。”

  说到这,周尔似乎有些恼怒,就跟着话锋一转,开始回怼陈天。

  “倒是你这个不速之客,刚刚看在你的态度还算友好,我本不打算追究你的责任,现在看来你不但擅闯私宅,更污蔑我的家人,现在我已经考虑报警抓你了。”

  面对威胁,陈天摇头,并跟着拿出一张模糊照片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看到照片,周尔愣一下,就露出疑惑。

  “这上面的人你应该认识吧?他是你的司机老王,在他旁边那个是李家的人,我知道你后面的人你肯定不认识,但如果你去查查他的背景,就应该清楚,他一直是为李文远做事的,而且做的都是不干净的事情。”

  听到这话,周尔再次惊讶,并跟着拿过照片。

  虽然这张照片不清晰,但如果熟悉这上面的人也可以一眼认出其中一个就是周尔的司机。

  所以周尔在拿到照片的瞬间,他就认出了老王。

  只是有了刚刚陈天的消息,现在不知道为什么,他在看到两人私下接触的时候,心里竟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  尤其看到老王那副躲闪的样子,就更让他起疑了。

  然而就算这样,他最后还是断定老王没有出卖自己,尤其想到自己曾与司机老王有救命之恩,他就更加断定陈天是在栽赃陷害了。

  “一张照片能证明什么?就算可以看出他有些躲闪,但也绝不是密谋害我的事情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陈天摇头,并露出失望。

  因为在刚刚他看到了周尔的怀疑,现在却突然改口,这无疑就说明周尔还是选择信任老王,而且是盲目信任,所以他就有些意外。

  只是就算如此,他也没有更多的证据拿出来。

  就单单是这张照片,也是李飞千辛万苦才弄到的,所以面对周尔的反驳,他就只能继续劝说。

  “周老爷子,我只是你心里已经有怀疑了,毕竟正常人不会这样躲闪的跟人见面,老王既然能这么做,就已经说明他有问题了。”

  “当然,我不奢求你能用这张照片就相信我,但凡是小心一点总没错,如果你愿意这样做,接下来我不但可以配合你验证刚刚的消息,更可以帮助你化解危机。”

  “还有你手里的那枚铜钱,说实话,如果不是找它,我也不会关注你,但既然现在找到你了,我就不能见死不救。至于后面的交易,如果你愿意,我就以双倍的价格收了,如果你拒绝,我也不会强人所难!”

  听到这话,周尔再度怀疑。

  尤其看到陈天说话的诚恳态度,他更是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去查一下。

  只是就算去查,他也不可能跟陈天合作。

  尤其想到陈天也对这枚铜钱有想法,他就更不想这样了。

  “这样吧,你说的事情我会去验证,但现在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助,你先离开我家再说!”

  面对拒绝,陈天无奈,可还是没放弃,就继续劝说。

  “我知道你的担忧是什么,如果你不放心,我也可以帮你找警察一起调查这件事。只是这样一来,消息就会被李文远知道,接下来他就可能会改变计划。”

  “而且不仅如此,你的大儿子如果真的参与了这件事,那么一旦警察介入,他们不但会临时取消计划,还会私下里行动,甚至不排除你大儿子亲自动手的可能。”

  “到了那个时候,就算我有心想救你,恐怕也无济于事了,所以希望你三思后行。”

  听到这话,周尔不但瞬间大怒,更是起身来到陈天面前呵斥。

  “你混账,你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吗?你信不信就凭你刚刚污蔑我大儿子的那番话,我就可以去告你?”

  “还有你不要说什么不是为铜钱来的,我看你从头到尾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东西,你现在不要狡辩,你就是跟李文远一个目的!”

  “至于帮忙,我刚刚已经说了,我不需要你的好心,也不需要你的计划,我现在要求你立刻离开,更不要插手我们家的事,否则我立刻报警抓你!”

    网站首页 | 政策法规 | 重点新书 | 文学社科 | 学术专著 | 哲学文化 | 全球史 | 在线留言